還記得自己上次掏錢看表演是什麼時候?

一片不景氣的影響下,如果小老百姓連飯都吃不飽,更談不上精神糧食的重要性。其實我一直很反對政府必須補助

藝文團體的觀念,就像最近發放消費卷救經濟的想法,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在自由經濟體系的國家中,政府

的收入來自於老百姓繳稅,老百姓的收入來自彼此之間的流通,因為錢的流通所以使得國家經濟通暢循環。同樣,

藝文團體透過表演獲得收入,得以維持運作,創作新的作品,而觀眾透過表演獲得心靈上的滿足,下次還會繼續捧

場。政府的補助款也許該被視為一種鼓勵創作的方式,藝文團體真正應該用心的地方是如何用創作與募款來維持自

己的生計。沒有一個團體或是藝術家一開始就爆紅,總要慢慢耕耘才會獲得知音共鳴,如果政府補助款被視為藝文

團體生存的必備條件,走在社會主義經濟與自由經濟之間的夾縫中,在創作、表達與評選等等觀念上勢必會引起一

些矛盾。再者,台灣的觀眾人口再怎算也就是那些,增長的空間有限,出走台灣到外面尋找更寬闊的表演舞台,我

想這是恆久生存的必然走向。

無論視覺藝術或是表演藝術,如果必須要獲得觀眾的青睞,創作者單憑著對創作的熱情,很多都落得曇花一現的掌

聲,但無法將韻味延續擴散。雲門舞集的演出,我看得其實不多,但他們的成功不僅是台灣藝文的驕傲,成長經驗

也是許多藝文團體值得參考的對象。看著雲門與林懷民所一路耕耘的痕跡,創作的熱情與誠懇是必要的養分,而要

能在百花叢中吸引目光,還是掌握在觀眾喜好與市場取向。

以下轉載奇摩新聞專訪林懷民的訪問,這段說起雲門一開始如何白手起家,讓我想起自己也曾經在中正文化中心票

務那邊點算千張票卷、分配票卷跟蓋章的往事。看著流水號一張張數,而且只有我一個人,眼花不說,還承擔著數

錯跟分錯的壓力。不過那時候真的覺得很開心,只是單純數數票卷也覺得很有成就感。

-----------------------------------------------------------------------------------------------------------------------

轉載自YAHOO奇摩新聞〈領袖專訪系列-03〉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02.html

2009/2/6 11:00 | 題目提供:Yahoo!奇摩新聞

問:

就像您剛剛講的,您當初的參與其實是憑著一股傻勁,其實是想投身做社會的事情,只是藉由舞蹈、藉由表演這樣的形式。但是這三十五年的發展當中,最重要的除了你的熱情一直沒有消減之外,有一塊非常折磨人的地方就是,他實際上也是創業?
(主持人:馬雨沛,前新聞主播,現任教於淡江大學傳播系)

訪談記錄

答:

林懷民:這的確是白手起家,而且是很「可怕」的一個行業!(笑)

馬雨沛:而且要維持這麼多人舞團的運作、培養人才,甚至開教室,這根本就是創業。這個困難也不是很多社會企業可以想像的?

林懷民:我可以告訴你,當初雲門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一切都自己來,門票是一張一張印,也沒有電腦。我們要提著幾千張的票到稅務機關去,給他們蓋娛樂稅的章,一張一張的蓋。然後他會檢查,因為他是一本一本的,如果發現有兩張以上空白,就要我們重新檢查一次!會把人搞瘋了。海報也是一家一家去貼,這種事情到差不多九十年代的時候還在幹。我們一切都是摸索出來的方法。

有一年我去募款,企業家非常關心,他請我吃飯,問我票賣得怎麼樣?我說我們一季下來大概十萬人,他說這已經很不錯了!他還問我你出不出CD?出不出DVD?他認為我們做的都很好,可是他到最後問我一句話:「沒錢的頭路你甘要做?」他就問了這樣一句話,他教了我很多事情,覺得我們都做了,可是這個東西在台灣已經是做到頂了。

我想解釋一下,為什麼在台灣表演團體常常叫沒有錢。因為像雲門這樣的團體,是人力密集的,換句話說,在你剛開始編舞創作的時候,那個當口就要那麼多人,一個舞演到兩百多場,還是那麼多人。

周杰倫、蔡依林他們唱歌,錄好了以後就是「複製」,這一道手續我們完全不能,我們就是要人,在台上一個呼吸、一個動作、一道燈光都是最感人的,但是因此他沒有辦法賺錢。所以全世界各地都是這樣,要麼政府補助,要麼民間贊助。雲門也有政府的補助,可是政府的大概只有15~16%吧!

馬雨沛:所以可以這麼說,雲門一直在努力達成理想,但是這條路不能說我在三十五歲的少壯時期,就已經是非常安穩的狀況?

林懷民:他永遠不會安穩!他永遠不會安穩!

馬雨沛:還是一把火,或是一起什麼事件,就可能會造成今天他的體質變動。

全文欣賞:

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14.html

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15.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AUPEL 的頭像
GRAUPEL

A mumbling in London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