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大人的議題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己談了一場異國戀,對象還是韓國人,這段期間的心理壓力真的不小。但這是自己選擇的路,未來

的路還很長,外界的糾紛,雙方父母的意見或者兩人的摩擦都是難免的,有一點紛擾與爭吵,反而成

為戀情的試金石,看看我們是否能攜手共度難關。還好我遇到的韓國男人很愛說話, 我們經常分享生

活中我們對事情的看法. 我覺得談戀愛最重要的是溝通與信任,用第三國語言溝通,更需要多一點耐

心,反而也讓我們多了一點理性,少了一點氣話。

 

所以交往至今,我覺得家庭教育對一個人的影響反而大過於國籍。

 

韓國人是不是大男人,愛不愛喝酒, 講大話, 愛國情節很深,愛奧步等等, 看看身邊的例子, 本國人也不

乏有這些特質. 在沒有真正相處過, 說的都只是一種刻板印象. 交了韓國男友並不代表要為他們的國

家說話, 而是我們在討論的過程中, 才明白了很多紛爭的盲點所在, 我也才會認為家庭教育比國家教

育, 更容易影響一個人的思維邏輯. 他也說過,韓國人不是沒有民族個性,像抵禦外侮,單一血統, 愛用

國貨, 長幼有序,家庭牽絆,喝酒文化等等, 很多文化思維跟台灣的環境大相逕庭,台灣人覺得正確的事

情, 韓國人不在乎, 韓國人認為正確的事情,台灣人不在乎. 

 

在我男朋友身上, 我看不出任何身為韓國人的霸氣與驕傲, 反而是有同理心的"人". 在家事與廚房的

工作上, 認為兩人一起完成, 比一個人完成要來得快速, 重視兩人吃飯跟相處的時間, 不會只顧著自

己而忽略別人. 缺點是太急躁容易下結論, 酒量差, 沒來由的自信心, 講話不修飾. 相處上除了講英文

以外, 我看不出他跟台灣男人有什麼分別? 

 

國籍,民族之間的糾紛, 很多時後來自於文化差異跟媒體的用字遣詞. 就像我朋友問我, 如果這一切都

是誤解, 為何韓國政府不出面解釋? 台灣政府會事事都出來解釋, 並不代表每個國家都會這麼做.媒

體就算發現來源錯誤, 也不見他們事後道歉, 反而讓誤會更深. 如果充滿著不了解, 又能如何對對方的

行為做出結論,批評對方的不是? 

 

我希望以後能告訴自己的孩子, 世界上的壞人是用品性而不是國籍來分, 在評價一個人或文化的時候,

要從對方的文化與歷史背景來判斷. 要知道什麼是善, 什麼是惡, 如何保護自己, 了解自己的長處, 不

受人欺負.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我看The Apprentice UK 學到一個新名詞:Blame Culture. 因為其中一位評審很不爽,一位

參賽者把自己的失敗歸咎環境跟家庭,而不是檢討自己在執行專案時的不足. 所以評審用了Blame

Culture來形容他的表現. 後來自己上網查了一下, Blame Culture主要是說在一個組織裡,一旦問

題發生的時候,有些人因為不願意負責任或者不想承擔風險, 造成成員之間互相指責, 搞到最後還

是不知道發生問題的原因,自然也找不出解決之道.

 

這問題不單是講組織成員的心態, 逃避責任跟承擔責任都是一種人性, 最主要的是組織在運作的時

候, 成員感受到不能說的壓力, 最後只能選擇得過且過的工作方式. 放任Blame Culture 在組織運

作中,讓成員失去責任與信任,最終損失最大還是組織本身. 

 

前陣子看報紙說, 職場最顧人怨的就是愛批評,不懂反省的同事, 顯然這是一種普遍現象, 但討厭歸

討厭, 這種問題只能去降低發生的機率,卻無法遏止. 我覺得這是人性,是態度, 甚至發生在你我身上

的時候, 還不一定願意承認自己也犯了顧人怨的錯.

 

組織的決策不是萬年不變, 有guts挺身而出,進行改革的人也不多, 畢竟要在社會上混口飯吃不容易.

不過最近看到一篇很有guts的部落格

黃哲斌的"第一次買新聞就上手"  

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0/12/13/579524.html

 

他身為記者,又長年在報業龍頭之一的中國時報工作,因為不滿業配新聞的版面越做越大,壓迫了記者

的新聞採訪自由,於是決定辭職,投身於社會, 宣導報業置入性行銷的問題嚴重性.

 

自己的專業領域是藝術管理與文化理論, 但因為藝術活動往往要跟媒體合作, 所以也會關注媒體新聞.

我想知識份子,擁有最多的就是學識涵養,對於社會的責任,是去思考如何讓社會更美好,能夠去想像國

家未來的發展藍圖. 無論今天議論的重點是對是錯, 背後是否有其他的意圖性, 異議,至少都提供了社

會大眾, 反省自己, 認識別人的機會.

 

業配新聞的爭議不是只是一家媒體, 或者一個政府的問題, 只要媒體或者政府新聞室, 學校到社會,

上上下下都存在著買新聞做政治宣傳的想法, 這個問題永遠也無法根治. 問題的根本還是在於觀念,

如果觀念上,我們就能本能反應,去辨別何者是錯,何者是對, 就跟道德觀念如何建立的一樣,不用一直

勸說也會深植人心. 這也是為何我喜歡這個部落格的原因. 當知識份子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最好的辦

法就是挺身而出,去做對社會有前瞻性的任務. 當然, 這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直以來我對 "文件展" 的定義一直弄不清楚,who, when, where, where, how 在網路上查資料,或者問人,都能得到相關的資訊. 但對於 what is the Documenta? 我卻一直找不到答案. 原因也許在於,藝術行銷盛行之後,所產生的周邊效益讓人逐漸淡忘最初的理想.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根據 ArtReview 轉述 Bloomberg 消息指出,因漢堡市政府預計削減8百萬歐元的藝術機構預算,使得當地的Altonaer museum被迫面臨關閉.博物館在關閉之後將為漢堡市政府省下3百四十五萬歐元的預算.

漢堡市市長Christopher Ahlhaus指出,這項博物館關閉的計畫,是因為德國對各城市預算大幅度刪減而產生. 而消息來源Bloomberg在新聞稿中進一步指出,漢堡市不只 Altonaer museum 是預算縮減下的犧牲者,連當地最主要的劇場Schauspielhaus,明年也必須關閉工作坊,以替市政府節省一百二十二萬歐元的經費. 漢堡市號稱為文化首都 (cultural metropolis), 此項消息對於漢堡市及其他德國城市而言,相當諷刺.

Altonaer museum 以北德的經濟與文化歷史為展示主題,館內展示漁業與造船對北德經濟與地方開發的影響性,是德國區域博物館的重要代表.

Altonaer museum的館長將進行一場示威活動,以抗議漢堡市政府的關閉計畫. (圖片來源:Altonaer museum)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urning Points Network的倫敦分部,最近發起一項請願活動,要求英國聯合政府不要刪減公部門對藝文活動的資助. 對於也是從事藝文工作的我而言,當然也要支持這樣的活動.不過這個活動倒讓我想起藝術是否真的無價的議題.

 相關連結:http://savethearts-uk.blogspot.com/

  ">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自己上次掏錢看表演是什麼時候?

一片不景氣的影響下,如果小老百姓連飯都吃不飽,更談不上精神糧食的重要性。其實我一直很反對政府必須補助

藝文團體的觀念,就像最近發放消費卷救經濟的想法,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在自由經濟體系的國家中,政府

的收入來自於老百姓繳稅,老百姓的收入來自彼此之間的流通,因為錢的流通所以使得國家經濟通暢循環。同樣,

藝文團體透過表演獲得收入,得以維持運作,創作新的作品,而觀眾透過表演獲得心靈上的滿足,下次還會繼續捧

場。政府的補助款也許該被視為一種鼓勵創作的方式,藝文團體真正應該用心的地方是如何用創作與募款來維持自

己的生計。沒有一個團體或是藝術家一開始就爆紅,總要慢慢耕耘才會獲得知音共鳴,如果政府補助款被視為藝文

團體生存的必備條件,走在社會主義經濟與自由經濟之間的夾縫中,在創作、表達與評選等等觀念上勢必會引起一

些矛盾。再者,台灣的觀眾人口再怎算也就是那些,增長的空間有限,出走台灣到外面尋找更寬闊的表演舞台,我

想這是恆久生存的必然走向。

無論視覺藝術或是表演藝術,如果必須要獲得觀眾的青睞,創作者單憑著對創作的熱情,很多都落得曇花一現的掌

聲,但無法將韻味延續擴散。雲門舞集的演出,我看得其實不多,但他們的成功不僅是台灣藝文的驕傲,成長經驗

也是許多藝文團體值得參考的對象。看著雲門與林懷民所一路耕耘的痕跡,創作的熱情與誠懇是必要的養分,而要

能在百花叢中吸引目光,還是掌握在觀眾喜好與市場取向。

以下轉載奇摩新聞專訪林懷民的訪問,這段說起雲門一開始如何白手起家,讓我想起自己也曾經在中正文化中心票

務那邊點算千張票卷、分配票卷跟蓋章的往事。看著流水號一張張數,而且只有我一個人,眼花不說,還承擔著數

錯跟分錯的壓力。不過那時候真的覺得很開心,只是單純數數票卷也覺得很有成就感。

-----------------------------------------------------------------------------------------------------------------------

轉載自YAHOO奇摩新聞〈領袖專訪系列-03〉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02.html

2009/2/6 11:00 | 題目提供:Yahoo!奇摩新聞

問:

就像您剛剛講的,您當初的參與其實是憑著一股傻勁,其實是想投身做社會的事情,只是藉由舞蹈、藉由表演這樣的形式。但是這三十五年的發展當中,最重要的除了你的熱情一直沒有消減之外,有一塊非常折磨人的地方就是,他實際上也是創業?
(主持人:馬雨沛,前新聞主播,現任教於淡江大學傳播系)

訪談記錄

答:

林懷民:這的確是白手起家,而且是很「可怕」的一個行業!(笑)

馬雨沛:而且要維持這麼多人舞團的運作、培養人才,甚至開教室,這根本就是創業。這個困難也不是很多社會企業可以想像的?

林懷民:我可以告訴你,當初雲門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一切都自己來,門票是一張一張印,也沒有電腦。我們要提著幾千張的票到稅務機關去,給他們蓋娛樂稅的章,一張一張的蓋。然後他會檢查,因為他是一本一本的,如果發現有兩張以上空白,就要我們重新檢查一次!會把人搞瘋了。海報也是一家一家去貼,這種事情到差不多九十年代的時候還在幹。我們一切都是摸索出來的方法。

有一年我去募款,企業家非常關心,他請我吃飯,問我票賣得怎麼樣?我說我們一季下來大概十萬人,他說這已經很不錯了!他還問我你出不出CD?出不出DVD?他認為我們做的都很好,可是他到最後問我一句話:「沒錢的頭路你甘要做?」他就問了這樣一句話,他教了我很多事情,覺得我們都做了,可是這個東西在台灣已經是做到頂了。

我想解釋一下,為什麼在台灣表演團體常常叫沒有錢。因為像雲門這樣的團體,是人力密集的,換句話說,在你剛開始編舞創作的時候,那個當口就要那麼多人,一個舞演到兩百多場,還是那麼多人。

周杰倫、蔡依林他們唱歌,錄好了以後就是「複製」,這一道手續我們完全不能,我們就是要人,在台上一個呼吸、一個動作、一道燈光都是最感人的,但是因此他沒有辦法賺錢。所以全世界各地都是這樣,要麼政府補助,要麼民間贊助。雲門也有政府的補助,可是政府的大概只有15~16%吧!

馬雨沛:所以可以這麼說,雲門一直在努力達成理想,但是這條路不能說我在三十五歲的少壯時期,就已經是非常安穩的狀況?

林懷民:他永遠不會安穩!他永遠不會安穩!

馬雨沛:還是一把火,或是一起什麼事件,就可能會造成今天他的體質變動。

全文欣賞:

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14.html

http://tw.news.yahoo.com/leaders/lin/question15.html

GRAU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